应吉吉律师:17767255947

婚姻纠纷中物权赠与行为应为全部无效

时间:2020-08-05

杭州离婚律师整理,
婚姻纠纷中物权赠与行为应为全部无效

    首先应当明确的是,高某的行为是处分共有物的共有权利的行为,还是处分期待权的行为。二审法院认定高某处分的是其作为共有权人对共有财产的分割享有获得利益的期待权,这一点笔者并不赞同,二审法院错误地理解了期待权。权利以其成立要件是否已经具备分为既得权与期待权。既得权是其实现条件已经完全具备,权利人即可行使的权利。期待权是指实现的条件还不完全,权利人还不能行使,需要等一定的条件具备时才可以行使的权利。期待权发生在取得某项权利的过程中,该权利可能是物权,也可能是债权,获得该项权利的必要条件虽然已经部分实现,但是仍然没有全部具备。从这个角度讲,期待权是一种对权利获得状态的描述。

    在附条件合同中,权利人享有的权利为期待权,条件成就时,权利人即获得某项合同债权。在所有权保留买卖中,条件达成,当事人可以获得某项物权。而在共同共有的情况下,共有权人对共有物享有的都是既得权,共有人可以立即行使物权的所有权能。共有权人行使物权受一定的规则限制,是因为有其他共有权人的存在,而非权利成立要件欠缺。共有权人分割共有物,也是其行使物权权能的形式之一,并非对于期待权的处分,且任何一方也并不能完全任意地处理自己的所谓“期待权”。据此,高某的行为性质比较明确,即擅自处分共同共有物。 笔者认为,按照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物的处分规则,该处分行为应当是无效的,提出这一观点的理由主要包括:

1.婚姻法关于家事代理权的规定仅保护善意第三人。依据《婚姻法解释一》第17条关于家事代理与婚姻中的善意取得问题的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除非有特殊的书面约定,夫妻双方对财产的共有形式为共同共有,夫妻双方对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因为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共有财产的,任何一方有自主决定权,该种决定约束夫妻双方。非因为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共有财产,作出重要决定的,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而在本题所讨论的案件中,显然该第三者不符合这一善意的条件,因为一方面,婚姻中的男方可能隐藏婚史,第三者根本就无从得知其有配偶的存在,更谈不上指导配偶同意的共同意思表示;另一方面,如果男方告知第三者其已经结婚,那么依据社会经验,男方赠与财物时,也不应认为第三者有理由相信是夫妻二人的共同意思表示,自己是善意受赠与人。故就本文之主题而言,该第三者不属于婚姻法司法解释所保护的善意第三人。

2.物权法要求共同共有物处分应经合意。《物权法》第97条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从该条款的规定看,除非有特殊约定,对共同共有的不动产进行处分或重大修缮的,也应当经过全体共同共有人的同意,否则不具有物权法上的效力。因此,对夫妻共有财产的处分,特别是赠与,未经另一方配偶同意的,应属无效。

3.物权法保护共同共有人的物上请求权。《物权法》第106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依据该规定,共同共有人之一对物进行了无权处分的,即使其处分相关的负担行为,即合同(在本文中即赠与合同)的效力未被确认为无效,只要该物权行为被认定为无权处分,其他共有权人也可以基于物权,行使物上请求权予以追回。 


    “部分有效说”社会效果欠佳

    “部分有效说”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受欺骗的第三者的利益,但在社会效果上,仍然有不妥之处:

1.这一处理预判了夫妻双方的财产分割比例与处理方案。共同共有的法律特点即在内部关系上没有既定的份额与界限,这一点在婚姻法上表现得更为突出。虽然一般而言,夫妻双方在离婚时的财产分割比例为平均分割,但在双方并未离婚,共同关系尚未解除的情况下,双方对共有财产享有的份额也是不确定的。而且依据《婚姻法》的规定,在离婚或婚内分割时,对共同财产的分割要照顾妇女、儿童权益,女方占有的权益可能要多于50%,如果一方存在第三者、通奸,可能分配比例还会倾斜。因此,在处理该类纠纷中一刀切地采取“部分有效说”,认定一半的赠与有效,可能侵害配偶的权利。

2.这一思路导致物权归属上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结果。上述案例的特殊性在于,丈夫一方赠与的是钱款,为种类物,且使用、收益方式灵活。但我们考虑问题,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抽象性、发散性、扩张性的思考,需要考虑涉案财产为其他财产类型时的处理方式问题。按照部分有效的思路,如果夫妻一方擅自赠与的是房屋,则最终的处理结果可能是妻子因物上请求权而取回部分产权,第三者因丈夫对房屋的处分部分有效而取得部分产权,双方共有房屋,这种处理结果是很难让人接受的,双方也无法共同对房屋进行使用、收益、处分的安排。

3.这一方法与当前处理一方出卖房屋的方式不协调。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擅自赠与共有物可以发生部分转移物权的效果,那么擅自出卖共有物也应该可以发生转移部分物权的效果,无须再考察是否有善意取得。这一结果与当前司法实践的基本处理原则相悖,无法并存。 因此,在夫妻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的行为效力问题上,因为该行为有违《婚姻法》《物权法》关于夫妻作为共有人,应当合意处分财产的规定,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这种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此时的相对人并未付出代对价,不存在《婚姻法解释一》第17条中规定的善意相对人保护问题,夫妻中的另一方请求认定赠与行为无效,并请求返还该夫妻共有财产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杭州离婚律师事务所,杭州律师,应吉吉 来源 婚姻纠纷裁判思路与疑难案例 黄海涛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