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吉吉律师:17767255947

协议离婚同居、过错与公平原则

时间:2020-07-09

杭州离婚律师整理,
协议离婚同居、过错与公平原则

    就协议离婚同居、过错与公平原则其与解除条件行为之间的关系问题,以下说明三点。

1.结婚应作广义理解,应包括共同生活的事实婚情形 在我国,传统上认为结婚仪式是结婚的公示行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开始强调结婚登记在结婚形式要件上的唯一性,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我国《婚姻登记管理条例》修订后,登记结婚的绝对性才得以确立。但传统还在,把婚礼视为“结婚”的看法在农村地区依然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社会公众的法律意识并不仅指其是否知道法律的规定,更包括其是否会依据法律而行事。在农村地区,即便明知没有领取结婚证不合法,但无论是当事人,还是父母亲属,或是周围群众,都认可举办了婚礼的当事人之间已经结婚是夫妻了,至于结婚登记,生了小孩要办户口的时候再说吧。 仅就最高人民法院而言,其态度亦非绝对化。最高人民法院1989年11月21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中认可事实婚,并规定男女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的,如双方均符合结婚的法定条件,可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1994年2月1日婚姻登记管理条例颁布实施后,最高人民法院在2001年12月24日发布的《婚姻法解释一》中确认该时点为判断事实婚或是同居关系的分界点,在此之后的同居不再构成事实婚,法院不承认也不保护事实婚姻关系。但另一方面,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婚姻登记管理条例〉施行后发生的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的重婚案件是否以重婚罪定罪处罚》(法复〔1994〕10号)一文中明确,新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1994年1月12日国务院批准,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发布)发布施行后,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仍应按重婚罪定罪处罚。 就共同生活一节,最高人民法院并未因结婚登记而将其忽略。前述关于彩礼返还条件中关于“已登记结婚但未共同生活”的规定即可体现,最高人民法院将共同生活与登记结婚作为并列的条件,而非从属性的条件。司法实践中,也有对该司法解释规定进行再解释的观点,认为从“立法技术”上看,本条采用的是语法上的省略句式,结合该条款第2项“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规定,可以推导出第1项“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后面省略了“确未共同生活的”这一定语。

    由此可得出,返还全部彩礼应该以双方既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又未共同生活为前提。 笔者认为,在对个人权利的保护,与对法律的实施与社会风俗习惯与现状的尊重之间,应当存在阶梯状的互动安排。就同居与事实婚而言,虽然在法律上我们对同居关系不能给予合法婚姻关系的同等保护,但在彩礼返还条件的问题上,则不妨尊重风俗习惯,充分考虑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与人民群众的法律意识水平,如果严格解释“结婚”这一条件,显然是不公平、不适当的。因此,笔者认为,共同生活,特别是较长时间的共同生活或已经生育子女的,在彩礼返还的问题上,不妨按照事实婚对待,视同于已经登记结婚处理,故不应返还。可喜的是,持这一观点者并非笔者一人,兄弟法院的同人也有同样看法,认为未婚同居与已婚共同生活从“生活”的实质上看并无多大差别,在彩礼返还上当然也应一样。[16] 另需说明的是,在如何确定“共同生活”的问题上,需要一个举证的过程。女方主张双方已经同居而共同生活的,除非对方认可,否则其应当举证证明其主张。一般而言,女方可通过证明双方存在以下情况,以证明其主张,如举办了结婚仪式或以夫妻名义拜见了对方父母家人;二人共居于同一房屋、共同外出、旅游;二人以夫妻或男女朋友的名义对外参加活动,特别是参加对方家庭的活动;相互扶助,共同处理同居事务,或代为处理对方事务;有怀孕或流产的经历等。

2.男方的过错导致未成婚的行为应当按照条件不成就的拟制处理 笔者认为,民事审判的过程是将事实与法律规定相结合的过程,而法学理论是链接二者的桥梁,在法律规定强调普适性、抽象性的大背景下,纷繁复杂的社会纠纷与具体案件,更需要法学理论的指引。 可以肯定的是,彩礼的返还纠纷不是侵权之债,故其中本没有考虑过错的问题,而从司法解释的规定看,其中也不涉及过错。在合同之债中,也没有过错这一构成要件,合同违约责任中注重的是客观的违约行为本身,而不以故意、过失为转移。但深究之可见,在合同违约责任追究与免责中,随处可见“过错”的影子,如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的免责,如执行政府指导价的合同的逾期责任承担与过错方的差价损失风险等。 而在附条件行为问题上,我国《合同法》第45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这种学理上称为条件成就或不成就的拟制,也是体现过错追责的一种方式。

    一般认为,这种拟制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第一,主体须为因条件的成就或不成就而获得利益或损失利益的当事人,他人受当事人指使或教唆而为的行为,视为当事人的行为;第二,当事人须故意为不正当行为。不正当行为在《德国民法典》第162条中规定为行为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在《日本民法典》中规定为当事人故意的行为。[17] 回到彩礼返还条件的问题,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了赠与解除,返还彩礼的条件,这一条件的成就不能基于双方当事人的恶意行为,如果男方以不正当的方式促成法定条件的成就,则应当视为条件不成就,男方不得主张相应的效果,要求女方返还彩礼。这也就解释了在以下情形中,女方拒绝返还彩礼的正当性:一是男方反悔,不去登记结婚,女方因而主张取消婚约的;二是在双方未登记结婚而共同生活期间,因男方有过错,如有第三者、与她人同居、家庭暴力等,导致女方离开不愿登记结婚的;三是双方已经登记结婚的,因男方过错而导致女方提出离婚的,也应照此处理。

3.公平原则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应予适用 我国《民法总则》规定了公平原则,其第6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这是民法学理论与民法实证法均予推崇的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民法所倡导的基本价值目标,维护并促进社会公平是社会公众,是立法者的基本价值取向,也应当是司法者的基本价值追求。法院的审判过程与判决结果应当体现、保护并促进社会公平的实现,在众多的侵权纠纷、合同纠纷中,《民法通则》所规定的公平原则,既是法院判理的重要主线,也是援引法条的常规之选。 就彩礼问题,公平原则既是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相关规定的出发点,也是兄弟法院司法观点的出发点。《婚姻法解释二》中规定的男方生活困难的,女方应予返还正基于此;前文所述男方在婚约、同居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实施暴力,导致婚约解除或离婚,对其要求返还彩礼的请求一般不予支持的司法观点亦基于此;在女方已将彩礼全部用于共同生活的情况下,不应支持男方要求返还的请求的司法观点仍基于此。 
杭州离婚律师事务所,杭州律师,应吉吉 来源 婚姻纠纷裁判思路与疑难案例 黄海涛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