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吉吉律师:17767255947

抚养费返还的请求权基础

时间:2020-06-20

杭州离婚律师整理,
 抚养费返还的请求权基础 

   侵权损害赔偿与不当得利说有较强的合理性。侵权损害赔偿的观点可以较好地评价当事人的主观状态、行为的客观后果以及当事人责任的承担方式。

    而就不当得利观点,《民法通则》第92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民法总则》对不当得利的规定在第122条: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法条表述虽有变化,但法律要件与法律效果并无改变。

    按照法条规定理解,返还义务人应当是没有合法依据取得利益的主体,在该类案件中,即应承担抚养义务而没有承担的子女的亲生父母。但实际上取得不当利益的并非子女的亲生母亲而是子女的亲生父亲,因此,在只有子女的母亲作为当事人的案件中,采用不当得利的理论判处子女的生母返还抚养费,在民法理论与法律规定上均有所欠缺。当然,如果亲生父亲也是本案的当事人,则不当得利请求权可能与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发生竞合,当事人可以选择行使何种请求权;而在无法认定为存在侵权责任但符合不当得利的情况下,不当得利又能发挥兜底的作用。实践中以这两种观点作为请求权基础的情况较多,对配偶权、忠实义务较为提倡的法官更可能直接以侵权行为定性,保守些的法官则以不当得利处理此纠纷。但从对男方的权益保障的角度看,笔者认为侵权行为的定性更为合适,否则男方的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将失去依据,而这一伤害又无法完全包含在《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赔偿责任之内。

    无因管理的观点恐难成立。典型的无因管理是无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为他人利益而主动管理他人事务。因此,在欺诈性抚养中,不存在知情而为他人利益主动为之的情节,常理上,受欺诈一方也不可能在知道子女非亲生的情况下为他人抚养子女,因此欺诈性抚养不可能构成法律规定的无因管理。另外,这种无因管理的法律责任一般为返还所受利益,主要是针对男方的财产损失,而不包括对男方所受精神伤害的补偿。故受欺诈的男方系误信子女为自己亲生而为抚养,可以在学理上认定为“误信管理”,而对于误信管理,如果管理人有过错,则可以被认定为管理人侵害他人权益,如果事务本人有过错,则可以被认定为本人侵害管理人的权益,如果双方都没有过错,则有不当得利的发生。因此,在误信管理的情况下,应当用侵权责任或不当得利理论来分析和解决问题。

    行为无效而应当返还的观点亦存在问题,原因在于:首先,行为无效要先看意思表示的真实性,而抚养子女系法定义务,无须抚养人与被抚养人合意,欺诈性抚养的男方也不可能与子女的亲生父母合意代为抚养,因此该行为中只能是受欺诈、重大误解而导致意思表示不真实,但此时发生的法律效果是行为可撤销,并非直接无效。其次,考察其整个过程,主要损害的是欺诈性抚养的男方的利益,不存在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或损害公共利益等问题,故亦不存在法律规定的其他无效事由。
杭州离婚律师事务所,杭州律师,应吉吉 来源 婚姻纠纷裁判思路与疑难案例 黄海涛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